广东高校   GUANGDONG UNIVERSITY

北师大珠海分校-爱闯AIC北师珠队
专栏:志愿服务活动
发布日期:2019-04-18
作者:佛山科学技术学院

 

倾注一个夏天  于藏北高原种一个梦

(“2016爱闯AIC公益远征西藏站”北师珠分队纪实故事)

 

我是爱闯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分队的成员,今年夏天,有幸能成为2016年西藏公益远征的成员。从通过面试开始,我就知道这个夏天一定会格外温暖美好。

对那边情况茫然未知的我,像大多数支教志愿者一样,只是抱着一颗想要为世界改变些什么的心填写了那份申请书。但当成为队员真正的进行了解后才发现,情况远比我想象的复杂——那是一群被世人遗忘的雪山下的孩子。5000米的海拔阻碍了他们与外界的交流,当地师资缺乏,当地老师普遍存在所学与所教专业不对口的情况。这样的教学质量,的确让我们为当地孩子的受教育程度所担忧。

深知我们能带过去的知识有限,团队决定在支教前把雪山的孩子带到沿海参加“2016星星之旅”公益游学项目。

就这样,我跟随爱闯北师分队从策划、筹款到最终实行项目,虽然一路承受不少非议,但为了让那群雪山下的孩子看看大海,这一切我们都觉得值得。终于,2016年7月,我们在广东珠海迎来了这群孩子,对于看惯了草原与星河的他们,这个城市是另一个世界,他们惊讶、兴奋、好奇,同时也在他们的心中埋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。记得一个白玛的孩子曾悄悄地在耳边对我说:“姐姐,我会努力到这里来见你”。那个晚上,在白玛眼里,我分明看到了希望。

2016年7月30日,我们向着那群星星之旅孩子们引以为豪的家乡——西藏那曲地区出发,开始了我的一路西征。

到了当地,当真正开始接触教学时才发现,学生实际情况的复杂程度我们始料未及。因当地的师资力量弱以及对教育不够重视,学生的基础知识很差,在当地最好的学校,小学五年级连基本拼音字母也不能正确书写和发音。看着他们在四线格上写着横七竖八的“符号”,比起好笑,更多的是心酸和无奈。这一切,都几乎否定了我们之前所有的想法和教学讨论。就像是一个设计好了的工业图纸一瞬间全部推翻。我们的心情也陷入迷惘之中。由此我们决定放下脚步,定下小目标,从“恶补”基础知识开始。

看似简单的拼音字母,但做起来却不容易。所幸的是,无论是志愿者还是学生,都在为这个目标努力着。

一天中午午休的时间,一个四年级的男孩拿着汉语书找我问课文中字的读音。我明白孩子的基础比较差,所以把整篇课文所有字的拼音都帮他标注到课本上。但我发现这作用并不大,因为大部分的拼音他是拼不出来的。说实话,当时的我有些急躁也同样无奈,但当看着孩子因读不出拼音而望向我的那份不自信与内疚的眼神时,我告诉自己,孩子都还没放弃,我怎么能没耐心,放慢脚步,从头开始,从最基础的声母和韵母教起。 a到ong,带着他一次次不知读了多少遍。在海拔接近5000米的地方,我们毫无防备地裸露在正午烈日下,一遍遍地枯燥重复,一次次地纠正发音。有那么一刹那,我看到了孩子因着急而在眼眶打转的泪水,那一刻,我告诉孩子,告诉自己,只要努力,就会好起来的。慢慢地,一段、两段,当孩子第一次把整篇诗歌完整读下来的时候,我和孩子都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笑容。从拼音到字到词再到课文,几乎2个小时的时间,我看到了孩子的执着与认真,更看到了我坚持的意义所在。

除了文化课堂,我们也为孩子们带去了音乐、美术、手工等兴趣课堂。细心参与到孩子们的学习与生活中。

孩子们晚自习后,我们会去宿舍陪他们谈心、聊天,我们向他们讲述着大海旁的种种,孩子向我们分享着雪山下的梦想。然而总有些羞涩的女孩子会不好意思的捂脸偷笑,迟迟不肯说出自己的所想所望,也许她们小小的心中隐藏着一片不为我们所知的广阔星空吧。每次临走前孩子们都很热情的想要将学校发给他们的夜宵送给我们,或是从柜子中拿出一大袋子从家里带来的饼子硬塞到我们的手里。淳朴的他们不善言辞,不懂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,可无论走在哪里,那一声声清澈透亮的“老师好”“老师晚安”“谢谢老师”却已经温暖到了我们每个志愿者的心里。

藏区的孩子和内地的很不一样,孩子的脸都晒得很黑,两颊泛着高原红,但眼神里却有太阳。他们面对任何人都是羞怯的,但又是那么勇敢独立,他们会无数次的摸头不敢与人直视,但也会独自跨过几座山背着行李走到学校。一个月的时间,终究面临离别的那一刻,一个孩子说:不舍的挥手,却无法向他们许下什么承诺……我们只希望去尊重他们的世界,他们的每一个小小梦想,他们每一个人,不同的世界。被遗忘的太阳的后裔,他们是最好的未来。


上一页: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-破冰
下一页:广东工贸职业技术学院-希望之光

版权所有©佛山科学技术学院 本站由今科云平台网站建设技术开发